【赤子文苑】东湖观鱼(外一篇);鱼儿|东湖

2020-01-14 23:14来源:blog

  

东湖观鱼(外一篇)

文/姜敬东

闲来无事,突然想去聊大东湖看金鱼。

从聊大东校南门进入校区,行百余米阁下,左拐就到了一座桥,桥头左侧有一文化石,上书“东湖观鱼”几个艺术字。湖西岸“东湖宾馆”傍湖而立。金鱼就集中的谁人湖里了。在聊大东校区有好几小我私家工湖,每个湖内都安装了喷泉。水波不兴的下午,因喷泉的缘故,那些湖水显得也有了灵性和动感。

在桥南侧雕栏旁有一些观鱼的人,正向水里抛面包屑、馒头渣、烧饼等食物,只要一有食物抛下水,金鱼们当即簇拥而上,抢食一空。赤色的鱼儿较多,也有黄色的、粉色的、青色的、白色的、斑纹的等等,巨细稠浊,五颜六色,如上下翻飞的花瓣,蔚为壮观!

假如隔一会儿没有投入食物,鱼儿们就排成步队在四周游来游去,如游戏一般地娴熟演出、穿梭,那步队声势赫赫,又像在水里舞动着的五彩绸缎,或者飘来荡去的彩霞云朵,自由自在,幻化莫测!有一条小红鱼忽然迅速飞游十几米远,如闪电般迅捷,瞬间消失在碧绿的湖水里,你再也寻它不见了。而其他的大巨细小、胖胖瘦瘦的鱼儿则优哉游哉地嬉戏着、追逐着。

我也带了一些蜂蜜小面包,看到鱼儿们抢吃食物,我也仿佛饿了,便把面包表皮的蜂蜜和芝麻吃了,又把面包撕成面包屑抛入湖里分给鱼儿们。鱼儿们于是又开始了好一阵子的抢食游戏,大鱼靠着大嘴,小鱼靠着机警,半大不小的鱼呢我看是得靠命运了,只要你不断地往水里抛食物,鱼儿们就老是一窝蜂地上去抢,聚离合散、散散聚聚、游来游去、乐此不疲。

有一对赏鱼者像是祖孙俩,奶奶抱着孙女倚在桥雕栏旁,把馒头掰碎了扔进水里,孙女看到鱼儿们都来抢他们的食物,兴奋地手舞足蹈,小孩也就两三岁的样子,也争着喂食给鱼。奶奶说:把你扔湖里喂鱼去吧?孙女说:我不!——你看看,这么个小人儿就有这么强的保存意识,呵呵!

一池水,一池鱼,一池的云游彩练,一池的笑语欢声,我去东湖观鱼,鱼儿们是否也瞥见开心的我了呢?

    赏荷

昨天下了一天的雨,今天早晨天空还是阴得很沉,传闻植物园里的荷花开得正盛,随即决定前去抚玩。

虽然称植物园,但结构以及植物并无出格新奇之处,由于刚下过雨,小路有些泥泞。苹果、柿子、葡萄都已硕果累累,丝瓜也在篱笆的一隅着花成果,豆角也似乎有些落寞地独自开着紫色的蝴蝶结似的小花儿,最可看的当是那满园满池的荷花了,这个季候正是赏荷的好时候吧。只管阴天,但荷花们的俏丽芳香丝绝不减。荷塘环绕着整个园子,园子中也有很大面积的荷塘,放眼望去,荷叶连连,苍翠欲滴,荷花莲蓬高高低低,乱七八糟。荷花品种繁多,像艳阳天、冬瓜莲、红舞裙、舞妃莲、太空36、沂蒙红莲、嵊县粉莲、春不老等等,另有“白仙子”睡莲、科罗拉多睡莲,真是林林丛丛,目不暇接。

雨后的荷塘清新碧绿,有的雨珠儿逗留在广大浓绿的荷叶上,大巨细小地散开来,似粒粒珍珠撒落滚动;也有一两片荷花瓣跌落在荷叶上的,还在昏昏沉沉继续做着残梦;那些盛开的荷花尽情汪洋着丰满的粉红淡绿,不藏不掖;而那些轻启朱唇似笑非笑的荷包则藏羞裹涩、欲开还收;最是一支支婷婷玉立含苞待放的小荷包,把苦衷心语层层缠紧不漏一丝儿风声,谁也不知道她们在等候什么时间来吐露心曲。

满眼是荷叶荷花和未成熟的莲蓬,叶之浩繁碧绿、花之盛饰淡抹、远远近近,恍若误入仙境一般,而池边制作的小亭子、小木屋又会让人追念起人间的事。对面走来两位赏荷的老人,老太婆手持相机,她老伴手持一截竹竿,他们看上去有七十多岁了吧,妇人要给某一朵荷花拍照,老者竟绝不踌躇地下到池里为她用手扶着一片荷叶做配景!拍完照,那老者上来,一鞋一腿的黑泥水。偌大年龄,如此投入,动人至深也!愿他们的晚年如这满池的荷花别样红火、别样俏丽!


景区热线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1111111111号-1 网络视听许可证2222号


未经景区热线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
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: